Galle Fort

Galle Fort
2018年5月15日 YUMO

Galle – 2015年10月11日

住宿:Muhsin Villa (穆赫辛别墅酒店)

地址:43 Light House Street, Fort, Galle, 高尔, 80000

Muhsin Villa双人房一晚上大概US$50.00,有空调,含wifi。可以通过booking.com预订。

昨晚赶来加勒,住在加勒城堡里一个穆斯林开的Muhsin Villa,因为读音近“木心”,于我有了特别的意义。

穆斯林的家庭向来都是爱干净,一家算不上多么崭新高档豪华的别墅酒店,却真的整洁干净的让你吃惊。一楼是休息小桌和大厅,上楼的地方有个鞋架子,上楼的时候都要拖鞋的。

Galle Fort 加勒古堡

加勒始建于16世纪葡萄牙人统治时期,后荷兰殖民者在原来所建城防基础上加以改建和扩建。18世纪开始,就已经初现其作为壁垒的雏形。加勒以古老的旧城墙作为当地景观的标志性象征,见证着殖民地时期的变迁。不仅在16世纪对军事防护和提供船只讯号起到了重要作用,在历经几个世纪的风雨,以及2004年那次严重的南亚海啸后,依然以其牢固和坚硬,守护勒整个古城,使之建筑都没有在海啸中被受损摧毁。

1505年,前往马尔代夫的葡萄牙人在海上遇到暴风雨,于是在此地寻求避风港,当时不知自己所在何处的葡萄牙人途中听到了公鸡啼叫,因此称这个地方为”Galle”(葡萄牙文中的“雄鸡”),也成为这座城市的名称由来;另有一说认定当地地名其实来自于僧伽罗语中的“岩石”一词。

葡萄牙人定居加勒后,于16世纪末在半岛北端地峡的一侧建立了城墙壁垒。1640年,荷兰军队占领了葡萄牙人的军事要塞,并于1663年在海滨的岬角上兴建了一座占地36公顷的城堡。这是荷兰人在亚洲所建城堡中最大的一个。


Boutique Cafe

地址:63 Church Street, Galle, Sri Lanka

加勒古堡里一家餐厅,老板人很好。他经常去中国,听说是做珠宝生意的。

友人点的是一份早餐套餐。

我点了一份海鲜三明治,没想到是很正宗的法式法棍三明治做法,烤过的法棍口感香脆,很好吃。炸薯条配上蛋黄芥末酱,也很特别。

老板得知我是个做设计的之后,邀请我帮店铺写个中文的店招和推荐广告。我们给”BOUTIQUE CAFE”英译成“布迪克咖啡”,并写上“这里有中国美食”“价格实惠,美味!”

之后我们与老板和他的几个朋友相谈甚欢,其中一个小哥在得知友人是个皮肤科的医生后,连忙就地看起病来。原来他最近有些腱鞘炎,手腕上鼓起个小包,有时还有些疼。友人帮看完后,告诉他无需紧张,只是有些炎症,好好休息,过段时间自己便会下去的。还聊起了中国中医学和印度阿育吠陀传统医学。最后合影留念。

城堡沿岸有10个炮台和一座造型美观的灯塔。

青年男女在互相戏水玩耍。

1988年,加勒老城及其城堡被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。当年,荷兰人修建的住宅及打磨的石墙、大门美化了加勒城恬静而祥和的街道。直到今天,依然如此。城堡内小街交错,荷兰规正会教堂古朴优美,三百多年前修建的建筑和城墙至今仍使用荷兰名称。如今古堡内还开辟了展示历史文化、海洋和荷兰统治时期的博物馆。穿梭在古堡纵横的小巷间,欧式建筑、殖民风情和海洋文化交织在一起,酿造出一杯醇香的美酒,令人沉醉。

一只乌鸦落在房檐上。

进入一家精致的工艺品店,走到顶楼上,发现竟然还有一个露天的咖啡餐厅。能看到远处黄昏沐浴下的海面。

像这样的精致小店有很多,店里琳琅满目的家居工艺品。只可惜不能都带回家。

在加勒古城,夕阳又有了另一种美。

古城墙上,一对斯里兰卡情侣相依在余晖中,静静等待海上日落。

印度洋深蓝色的海水亲吻着细软的金色沙滩,茂密的椰林为沙滩镶上了一条碧绿的花边,明媚的阳光驱走人内心的所有阴霾。落日为云层涂上金边,也染红了印度洋。一对赏落日的母子,他们温柔地回头望着一边的小狗。

在海岬上远眺,一轮火球般的落日染红了整片海水和岸礁,背后古老的灯塔也披上金色的外衣,显得愈加古朴凝重。迎着海风,令人感叹沧海一粟,发思古之幽情。

 


以下,补充随手拍。

漫步在加勒古堡

十月的斯里兰卡,强光普照,一路一路都是树荫,漫步在古城内,拜访各类小店,看乌鸦叼食嘶叫,看加勒要塞的历史博物馆,随便闯入一家咖啡店写写明信片。时间就慢下来,很慢。情侣依偎在堡垒边欣赏海上日落,烈日下玩板球的当地少年,夕阳下一群即兴玩乐的鼓声响起。历史带给这个小镇特殊的气质和文化。突然想起那句,“不知原谅什么,诚觉世事皆可原谅。”

前晚乘坐高山小火车来到美丽的Ella小镇,再乘车去加勒。

我们住在加勒古堡里的Muhsin Villa。

SPA CEYLON是斯里兰卡的精油护肤大牌,进店里逛逛,店家贴心地泡了草茶让我们品尝。

麻袋包有意思。

加勒古城里很多像这样的小店,卖纪念品和当地特色服饰。

一家画廊。可以在这里购买画作和艺术周边。

tuktuk车被改装成了蔬菜小摊。

一家卖珠宝的店,柜子里这样的陈列还蛮有特点的。

大象是斯里兰卡人所喜欢的动物,总能发现各式精美的大象工艺品摆件。

穿梭在古城堡纵横的小巷间。

斯里兰卡人视乌鸦为“神鸟”。

加勒要塞。

1988年,加勒老城及其城堡被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。

古城墙,见证着殖民地时期的变迁。

城堡沿岸有10个炮台。

大象粪纸纪念品店。

POLICE BARRACKS.

斯里兰卡产的猫眼石质量最佳,以蜜黄色,光带呈三条线者为特优珍品。

托帕石,很漂亮。

喜欢这个红色邮筒。

一家日本料理店。

玩板球的当地少年。

从这里走进去,是展示历史文化、海洋和荷兰统治时期的博物馆。

走累了,就随便闯入一家咖啡店,安静地写明信片。

时间就慢下来,很慢。

天色暗下来,走进去一家工艺品店,顶楼竟是一个露天咖啡厅,可以边喝咖啡边看海上落日。

我们在逛手表店时碰到一对中国夫妇,聊天得知他们已经在这边呆了一年多,经营着一家中国餐馆,还邀请我们去他们店里吃饭。

晚上应邀前去饭店,点了一份海鲜炒面。来斯里兰卡吃了好几天咖喱,终于能换换口味了,太想念中国菜!

竟然有鱼香肉丝!味道不错!听老板说调料酱料啊木耳啊都是从中国千里迢迢带过来的呢。

于是,《哥伦比亚的倒影》里的这段,

一个散步也会迷路的人,我明知生命是什么,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,所以任凭风里飘来花香泛滥的街,习惯于眺望命运模糊的塔,在一顶小伞下大声嘲讽雨中的战场——任何事物,当它失去第一重意义时,便有第二重意义显出来,时常觉得是第二重意义更与我靠近,与我适合,犹如墓碑上倚着一辆童车,热面包压着三页遗嘱,以致晴美的下午也就此散步在第二重意义中而俨然迷路了,我别无逸乐,哀愁争先而起,哀愁是什么呢,要是知道哀愁是什么,就不哀愁了——生活是什么,生活是这样的,有些事情还没有做,一定要做的……另有一些事做了,没有做好。明天不散步了。

便是我对加勒古堡回忆的结尾。

 

评论 (0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